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心灵家园
人生感悟
张卫平
来源: 省委会网站 日期: 2021-4-1
  俗话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人人都有难言的愁!”。我虽然不是农民的儿子,却在农村滚了一身泥巴,溅了一身大粪,当过几年插队“知青”,在一蚕桑研究所干过农工,人生之路并不顺利。我出生于一个普通干部家庭。伴随国家民族前途命运的变化,我的人生也经历了一个跌宕起伏、迂回曲折的发展变化过程。细细想来,自己的每一次坎坷、每一次跌落、每一次曲折以至每一次机遇的出现,都与国家民族命运的变化息息相关、紧密相连、如影随形。
  上个世纪的1974年,高中毕业的我,别无选择,只有响应党和毛主席的号召,投身于“上山下乡”的时代洪流之中,广阔天地炼一颗红心。1977年恢复高考,在“文革”中念书加劳动,苦巴巴的日子,懵懵懂懂的结束了我的中学时代,文化基础知识薄弱的我自然名落孙山。我曾经为一纸文凭纠结、遗憾了好一阵子。泰戈尔说:当你在为错过太阳时哭泣,那么你将错过群星。你要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为了弥补未考上大学的缺憾,我又成为省属某普通高等学校的自考生、大专生。好在有“自强成就事业,知识改变命运”的精神鼓励和人生指引,我以陕南山区农村生产队(即现在最基层的村)作为个人奋斗和人生起点的平台,几十年来,正是在“自强成就事业,知识改变命运”的精神鼓励和人生指引下,我才有了现在的幸福生活。虽然,用现在某些人的社会价值观“权钱”二字来衡量一个人的成功与否,可以说我不成功,甚至很平庸。但从一个人的精神世界来看,我来过,奋斗过,经历过,人生无悔!虽然一个人不能决定自己生命的长度,但可以提高他的维度,扩展它的宽度和广度,人生的出彩,往往就在于他的宽度和广度。
  截至2017年8月底我退休,工龄近43年,其中在陕南山区农村生活、劳动、工作近7年,在基层人民银行工作服务13年,在交通银行陕西省分行工作服务23年。回首逝去的岁月,我深深体会到,要想个人好,首先得将我们的国家建设好、发展好,自己应做到顺势而为,只有这样,我们每一个人才能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享有梦想成真的希望,历史已经告诉我们: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国家和民族的兴旺发达和繁荣昌盛,就没有我们个人的美好生活和多姿多彩的人生。
  在退休后的这些日子里,我们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会常常会想起前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长篇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书中的主人公保尔·卡察金说的那句名言:“人最宝贵的就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来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参加工作40年多来,回首往事,我没有因虚度年华的悔恨,人生无悔!也没有因碌碌无为而羞愧,有的则是将自己生命中最美好年华和全部精力,献给了金融工作与多党合作政治协商的伟大事业之中。
  我庆幸自己能够由广阔的农村劳动、生活、工作了几年,改行进入到银行业工作,找到了自己实现人生梦想的支点。人常说“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从“上山下乡”的知青,考试到安康地区蚕研所工作,两年后又调入基层人民银行工作,算入对了行,这是我人生道路上的一个重大转折。从基层人民银行调到交通银行西安分行,这又是一次重要转折,实现了专业学术上的弯道超越。现代银行业“海阔天高”,为每一个想实现自己人生价值和人生梦想的人,提供了良好的工作环境和广阔的发展空间。我作为一名没有全国统考学历的基层银行干部,能够一步一个脚印地从人民银行,先后取得助理经济师、中级经济师资格,再由地市调到交通银行西安分行,取得高级职称;从一个金融业务的门外汉,到专业实务与学术的应用研究上取得突破性的成绩,究其重要的原因,首先,就是我背后有交通银行这个大的平台,我是站在国有股份制银行这个巨人的肩膀上工作和学习的;其次,是找到了实现自己人生梦想的道路。我的人生梦,就是要在金融业务和研究上干出点名堂来,争取成为一名研究型的银行专门人材。围绕这一人生目标,自己立足本职工作,数十年如一日,心无旁骛,不慕官场,笔耕不辍,奋斗不息,最终撞击了商业银行学术研究的殿堂。倘若没有银行业,倘若没有明确的人生奋斗目标和正确道路,我的人生很可能会是另外一番景象。
 记得越临近退休,个人的感悟不一样,那时经常在路上碰见单位的50、60后的同龄人,有的人对我说,到了即将退休的年龄,最好不要来单位上班,上班就像火上烤一样的难受和煎熬。说这话不假,银行业是个年轻人的行业,由于它的机制和薪酬的特点,往往年龄一到50岁以后,就渐渐不适应一些前台岗位。但我的感觉同他们不一样,我回答说,愈接近退休,单位提供的这个办公环境越发弥足珍贵,虽然,在单位这个经营管理体系中,自己的岗位和干的事情不算什么重要环节或枢纽,无足轻重,但是,哪怕就是一只螺丝钉,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人生,没有永远的伤痛,没有过不去的坎。让我们学学杨柳,看似柔弱却坚韧,狂风吹不断;太刚强的树干,却在风中折枝。学会放弃,学会承受,学会坚强,学会微笑,那是一种别样的美丽!适当的放弃,是人生优雅的转身。
  你不种地,你有吃有喝;你不织布,但衣着华丽体面;你不盖房,但家居安泰;你不造车,但可以以车代步;你没有多少才华,但也得到了社会的尊重。这是为什么?你是依靠什么和社会及他人进行交换,这就是单位。单位是你和社会与他人进行交换的桥梁和平台。
  如果你是一棵小草,单位就是你的地;如果你是一只小鸟,单位就是你的天空;如果你是一条鱼,单位就是你的海;如果你是一条狼,单位就是你驰骋的疆场;家庭离不了你,但你离不开单位。离开单位,你就什么也不是!
  在感恩单位的同时,我庆幸自己能够追随党的多党合作事业,适时的加入了民主党派。如果说1994年从基层人民银行调入交通银行西安分行工作,是我人生的一大转折的话,那么,1998年加入民主党派则是我人生的又一重要拐点,它为我的人生增添了新的光彩。加入民主党派后,自己特长很快被民建省委会领导发现重用,这是我在银行业工作环境里所不能想像的。20多年来,我在民主党派和政治商协这个人生大舞台上,围绕中心,服务大局,调查研究,参政议政,建言献策,使自己的人生价值得到充分彰显,多党合作的政治协商事业是我生命之所在。
  至今回忆起来,仍让人兴奋,激动不已。加入民主党派,也为自己的工作提供了新的视野和方法。“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要防止和克服认识上的局限性,就得“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实践证明,作学术上应用研究,只在商业银行审计条线这个狭窄的圈里是不行的,只有超越狭小范围,问题才会看得更加清楚。加入民主党派,让我在民建这个人才荟粹、智力密集的政治组织中,结识了一大批社会名流和各个行业的精英人士。他们的人生经历和人生感悟,常常在激励启迪着我。我常在想,如果没有民主党派的这一段经历,我的人生就不会收获到今天这样的果实。
  我的体会:一是欲做事要先做人。毛主席曾说过,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务必要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正所谓文如其人嘛!这些人共同特点是正直,即襟怀坦白,公正坦率。做正直的人,就要坚持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敢讲真话,报实情,口心如一,言行一致。这是做人起码的道德要求,也是共产党人的政治品格,由于受纷繁复杂关系的羁绊,讲真话,报实情,实事求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尤其在党的“十八大”前,有的人不是很爱听。因此,能否做到“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粹但求无愧我心”,就显得十分难能可贵。有的人一生所以平庸,在很大程度上是缘于有“识”无“胆”,凡事唯唯诺诺,谨小慎微,习惯讲空话、套话和领导爱听的谄媚话,没有自我。现代社会人们在比拼智商的同时,强调情商,在意德商,这自然是对的,但能否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则是首先要解决好的问题。
  二是做事一定要认真。复杂的事情,简单的做,你就是专家;简单的事重复做,你就是行家;重复的事用心做,你就是赢家。仔细品味,受益无穷……。在人生剧本里,认真二字是永不杀青的戏。毛主席也曾讲,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人就最讲认真。作为一种态度和方法,认真还是不认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人们对你的认可和尊重,决定着人生的成败。我以为,只要能够以一丝不苟的严谨,认真地做好每一件事,每一项工作,并且长期坚持下去,持之以恒,你不被社会认可和尊重都很难的。
  三是做学问一定要勤奋。勤奋是人生成功的助推器,是世界上一切成就的催产婆。正如鲁迅所言:“哪里有什么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的。”爱迪生也说:“发明是百分之一的聪明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奋”。这说明,没有勤奋的工作态度,一切成就和希望都只能是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至于做学问要勤奋,则是因为做学问,更多是一个全新的探索过程,讲究的是原创,强调的是推陈出新和标新立异,重复研究、趋同研究、模仿研究是做学问之大忌。人常说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道,做学问不能总是沿着别人的路子重复,由于人文社科的原创,更多来自人的实践和灵感,因而,这就要求人们在做学问时,能够更加勤奋地学习,做到眼勤、手勤、脑袋勤,多看、多思、多动手。不勤奋,不付出超过常人的努力,耐不住寂寞,守不住清贫,经不起诱惑,就不会成就自己的学问。如果说我这一生还不算一事无成的话,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自己还算是比较勤奋,一直坚持了自己的爱好和兴趣吧。
  感悟人生,让我还是以丰子恺——《豁然开朗》这几句话来作为这一段的结尾吧!
  《豁然开朗》——丰子恺
  你若爱,
  生活那里都可爱;
  你若感恩,
  处处可感恩;
  你若成长,
  事事可成长;
  不是世界选择了你,
  是你选择了这个世界;
  既然无处可躲,
  不如傻乐;
  既然无处可逃,
  不如喜悦;
  既然没有净土,
  不如静心;
  既然没有如愿,
  不如释然。
(作者简介:张卫平(笔名,秦汉),中国金融作协会员、陕西金融作协理事。在文学创作中,有多篇随笔、散文、小说、诗歌及企业文化论文在《经济日报》《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文化》《中国银行业》《金融文坛》《金融作协》《交银秦风》《丝路金融文学》《山东金融文学》《人民作家》《首都文学》《华文作家》《东方散文》等报刊及银行界、搜狐、东方财富等网站和微公号发表;《我的蹉跎岁月》(回忆录)在网络发表。原在交通银行陕西省分行供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