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心灵家园
父 亲
李灵莉
来源: 民建陕西省委网站 日期: 2020-6-17
  今夜,我写下“父亲”这两个字,在红色格子信笺上。 我却犹豫了,思绪不知从何提起。二十五年来,小心翼翼,把您藏在内心最温暖的地方,却从来不敢触及,我怕,怕思念洪水般决堤。 双眼久久摩挲着字体,仿佛看见你浓黑的眉毛下炯炯的双眸,皱纹间跳跃的微笑。“父亲”挺拔如青松,伟岸如大山,宽厚如长河。父亲,我没见过你年少的模样,没见过你身着军装气宇轩昂的风姿,没见过你跨上战马驰骋草原的神勇,也没见过你跨过鸭绿江保家卫国的豪迈,更没见过你母亲口中骑大红马,戴大红花荣归故里的荣耀。
  父亲,我是你最小的孩子,只记得你的脊背好宽好温暖,在月光里,在你的脚步声里梦好甜;只记得你的手心好大,拉着我看桑葚熟了,看柿子红了,看咱家窑背上红红的酸枣落在雪地上。父亲,我好后悔,总嫌你太夸张,人前夸耀女儿的优秀;总嫌你太唠叨,一遍一遍叮咛要不断努力;总嫌你太心细,把女儿远接近送,呵护得像个公主。父亲,我好后悔!没能和你好好说说话,听听你的曾经过往,听听你金戈铁马的军旅。而今,你早已远离而去,没有人知道你荣光的岁月,只有在大姐“青”和二姐“海”的名字里,揣摩你年轻战斗过的地方-“青海”;只有在你七十多年前带回的一条古老而崭新的毛毯里想象你去过的大漠和草原。父亲,我不能自已,掩面而泣。我真的真的好后悔,没能在你有生之年好好珍惜。有父爱的岁月,是多么的难忘。
  而今,在灯下,在黄昏,在清晨,梳理我初白的头发,忽然就好想好想你,无限的悲伤汹涌上心头……此刻,不知是谁又吹起了萨克斯《回家》,让我的心灵回到有父亲的家乡,重温柔软温润的美好时光。多想让您坐在老屋门前,望着巷口,等我回家。父亲,终于,我做了个决定,去青海,去草原,去寻你的足迹。父亲,我来到祁连山下,走过你曾经走过的绵绵山路;我来到青海湖,吹着你曾经吹过的凛凛海风。捧一抔热土,我听到了车马嘶鸣的激烈,捋一把青草,我闻到了战马掠过草原的清香。熟悉的风和水,熟悉的山和草。这是梦来过的地方。
  我把塔尔寺的经筒转了又转,它还留着你当年手指的温存。 祁连山千年不化的雪,还保留着你当年见她的模样。 头顶的白云和空中的大雁,一如你看见的洁白和矫健。让风儿带给你,让驼铃声稍给你,古老悲凉的歌谣。让我怎样记住你?是上天的恩赐吗?如青海湖一样晶莹蓝绿的石头温柔了邂逅。它蕴含着边关千年的风霜,承载了人间的沧海桑田,藏着云,藏着月,藏着你曾经对这块土地的热爱。我把它带回家,放在书桌旁。每每看到它,仿佛看见湖的清澈,山的敦厚,草原的辽阔。那就像看到了您的风采,我的父亲!
  【后记】 我的父亲1926年出生,青年时,于青海参军,并跟随彭德怀元帅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后回乡。于1996年去世。因我曾经年小,不谙世事,对父亲的革命历程知之甚少。后母亲去世,父亲的同龄人都已不在人世。没有人能说清父亲曾经的军旅的具体情况。多少年了,我一直想写关于父亲的文章,却迟迟动不了笔,内心甚是纠结。今年在父亲节来临之际,草草于笔,表我思念之情。(李灵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