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心灵家园
郑勇:我和共和国同步
来源: 民建陕西省委网站 日期: 2019-9-5

   我出生在共和国成立后的第二个月的第三天,地点是陕西南端,秦头楚尾之地的小县城——白河县。

  父亲在陕南老解放区当过儿童团团员,参加过土改宣传队。然而却因为家庭成份是工商业兼地主,与我这个生长在红旗下,从小深受革命传统熏陶的孩子,不得不生活在讲成论份的政治影响之中,一直伴随着我生活了二十八九个春秋。

  小学生活过的无忧无虑,突然遇到三年自然灾害,一下子吃不饱饭,于是出现了和妹妹抢吃煮红芋叶的场面。不过记忆最深的是含着眼泪吞那令人难咽,又令人难泄的观音土。只一年听大人说国家困难,政府号召城市居民上山下乡,经在咸阳工作的父亲联系,我同我叔父全家一起下放落户到咸阳马泉公社大泉村。那时年仅12岁的我便成了一个光荣的生产队小成员。

  1966年我在咸阳五中上学,那时“以阶级斗争为纲”,农村开展社教运动,接着开始了“文化大革命”,我积极地站出来和家庭划清界限,贴出了一张大字报。无情地批判了一个曾经是国家干部后来自愿响应党的号召,下放农村劳动的叔父,指责叔父是“牛鬼蛇神”。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我满腔热情,胸怀“革命”,我来不及考虑,也不会想到,这一切是为什么?只是内心有一股冲动,想做点什么?不久,我的热情就冷却了。那时摆脱不了令人羞耻的地主成份,它将我纳入黑七类子弟,不能参加革命串联,我惶惑、苦闷、不安、不能自主,在历史与政治的漩涡中翻腾。

  终于冲破不准“黑七类”子弟串联的规定,只身一人赴京串联。扒火车、睡马路、抄大字报、散传单,最庆幸的是在西郊飞机场,受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接见,我热泪盈眶,兴奋极了,充满了无限的幸福感。可是,记忆中留下的却是更多的不幸与苦难,我的班主任范世英老师不幸被打成反革命,不容分辨,反复批斗,最后被迫割断了动脉血管自杀而亡,我至今还能忆起他那坦诚、哀痛而无助的双眼。

  1967年我中学毕业后回到大泉村。一个偶然机会,我回白河县老家探亲,碰到了现在的爱人刘录珍,和我结成了终身伴侣。这个贫农的女儿,让我感到生活的充实和沉稳,20多年朝夕相处,给了我无私无悔,任劳任怨,支持和帮助,支撑着我。

  改革春风给苦难的祖国带来了新生,也给我这个饱经政治磨难的青年带来了希望,我卸掉了地主成份的包袱,意想跃跃欲试,展翅翱翔。

  1978年我担任生产队砖瓦厂的采购员,1979年我又先后担任了耐火材料厂、汽车齿轮厂的采购员。乡镇企业的发展改变了农村的贫穷面貌,从而坚定了我为农村,为祖国服务的信念。80年代头一年,我在咸阳首创先例,主动承包了因管理不善,关闭停产的大泉齿轮厂,改名为机械加工厂,转产生产钢木家具。由我亲自设计、加工生产的胶木板凳遍布咸阳市。当年很有名的古城咸阳西门口羊肉泡馍馆全部换上了我的圆凳子。1984年我联合三个厂组成了茂陵农工商联营公司,引进广东技术工人创办了咸阳市第一个广式沙发厂,一炮在咸阳打响,产品供不应求,短短一年,给国家上缴了4万多元的税款。1985年6月我光荣的被秦都区委、区政府命名为农民企业家。这个称号令我回想以往的人生历程感慨万分,“黑七类”、“红卫兵”、“农民企业家”的历程磨炼了我,时代造就了我,在我平凡的人生中树立了一块块令人回味的里程碑。

  当我沉醉在成功的喜悦中时,失败的痛苦又接踵而来。当时我经营茂陵农工商联营公司,又出现市场需求热度已过,银行又不给贷款,经营方法缺少变化,只得关停了公司。

  我没有气馁,转搞汽车运输,跑南方寻求发展,偶然发现在福建地区柴油特别紧张,我立即返回咸阳,改作长途运输生意,把甘肃庆阳的柴油运到3000公里之外的漳州、厦门等地销售,近两年时间,还清了所有的欠款,我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多年来的商海中游泳,我获得了不少实践经验,1987年我担任市乡镇企业供销社公司经理助理,这时秦都区分为渭城、秦都两个新区,原乡镇企业供销公司留给秦都区。我生起一个要给渭城区办一个乡镇供销公司的念头,我毛遂自荐,经渭城区领导的考察研究批准我的请求,给我这个普通的农民又创造了一个表现的舞台。1988年2月10日,公司正式宣告成立,开业典礼上省市领导,合作伙伴纷纷前来祝贺。区长王一同志给我正式颁发了渭城区乡镇企业供销公司经理聘书。

  在经营上我专门选择了为生产企业服务的优质钢材,把原来金属材料、民用建材和生产用材混合经营方式改分开经营。为了更好的为工农业服务,满足市场的需求,1991年1月经渭城区政府批准我又创办了西北地区第一个优钢公司,使我的人生道路又揭开了新的篇章。

  我白手起家,依靠信息、信誉、优质服务三大法宝,使优钢公司不断发展壮大,连续三年获得先进企业称号,为国家上缴税利100多万元。除西藏、台湾外,公司为全国29个省市的2000多家生产企业和物资单位调剂了近万吨优质钢材,公司也积累了1150万元固定资产,有了一定的实力。1991年2月我再次被渭城区委、区政府命名为“优秀农民企业家”。1992年为了扩大经营,壮大企业实力,走集团化道路,我主动要求将公司的资产115万元无私地贡献给国家,升格为国营企业,5月份又联合陕西钢厂、中国再生利用西北公司和全国360多家生产企业和物资单位成立了“北方优钢集团公司”。几年来公司培养了一大批经营优钢的专营人才,上交了国家税利500多万元,为全国各地的用户调节钢材几万吨,带动了咸阳先后成立了专营优钢公司30多家及至全国成立优钢公司近千家,咸阳这个不产钢材的地区也成为全国优钢集散地。

  1992年7月份我光荣地当选为陕西省劳动模范,1993年2月份当选为咸阳市渭城区政协副主席,4月份又当选为陕西省第七届政协委员。10月份我又破格录用为国家正式干部。从受歧视的“黑七类”到参政议政的政协委员,从无知而狂热的红卫兵到优秀的农民企业家,其中的反差的确让人感慨,改革开放使我的人生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2003年4月发起成立了咸阳市民营企业家协会坚持自立,自治自养的方针,竭力为民营企业与企业家服务成绩显著,盈得了企业家的拥护和支持,各级党委政府的肯定,先后荣获中国好人,全国社会服务先进个人在今年召开的全国第六届自強模笵暨助殘先进表彰大会上被授予全国助殘先进个人荣誉称号受到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接见,我要继续努力,实现中华民族的梦想,做出更大的贡献。

  回顾70年风风雨雨,自己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奋勇前行,走过了坎坷迎来了光明,有机遇更有挑战,成功过也失败过,但我始终与共和国同命运、共呼吸,为了人民群众的幸福而不懈地奋斗。未来也许会面临更大的考验,但我相信只有坚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只有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胸中始终装着祖国,心里时刻想着人民,谦虚谨慎、勤恳踏实、勇敢坚定、无怨无悔地顽强拼搏,祖国的前途一定会更加光明美好,我的人生也会更加灿烂辉煌!

  (作者系民建咸阳市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