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情信息
关于促进我国快递业绿色发展的建议
来源: 民建陕西省委网站 日期: 2019-4-15
  近年来,国家积极支持快递业发展的举措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快递业在刺激消费、拉动内需、改善流通、服务三农、普惠民生、扩大就业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对照党中央提出的绿色发展理念,仍然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主要表现在: 
  一、快递业发展较为粗放,绿色发展理念尚未变成国家政策。
  一是审视近年来国家层面出台的快递业各项政策,重发展、轻环保的短板十分明显。比如快递业暂行条例,对环保方面的内容,原则性政策居多,统筹协调不够,操作性不强。二是已经出台的快递业标准,存在权威性不够、体系不完整、标准水平滞后、可操作性不强等问题。比如:2018年由原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发布的《快递封装用品》于9月1日正式实施,但新国标是推荐标准,无强制性要求,无法满足包装定制化、多元化的发展趋势,推动效果不佳。
  二、地方政府在推动快递绿色发展方面,重视不到位、手段不到位。
  一是快递业涉及的上下游产业链很长,对快递业产生的环保问题,由于涉及多个政府部门监管职责,存在监管空白。比如生产包装的企业与从事快递的企业分属不同的政府主管部门,在包装生产环节没有环保问题,但在快递环节产生的有害固体废物则污染环境,存在监管不对称的问题。二是发展绿色快递存在成本困境。鉴于企业经营者始终将经济利益摆在第一位,对绿色快递发展带来的成本因素本能的排斥,如果没有强制力或者财政支持,绿色快递也仅仅停留在口头。三是绿色快递观念难以在快递包装产业链条上落实。商家认为过度包装是对产品负责,快递员担心简易包装损坏物品会带来麻烦,消费者担心简易包装不够安全,致使快递过度包装成为普遍现象。
  三、在统筹推进绿色环保包装材料研发和使用上亟待在国家层面发力解决。
  一是绿色环保的快递业需要高技术支撑,包装所需要的新材料、新工艺的应用探索,技术要求高、协作部门多、推广难度大,这些方面亟待在国家层面统筹兼顾,地方政府落实、落地。二是环保包装成本远远高出传统材料,需要从国家层面出台降低税收,让企业化解生物降解塑料包装袋的成本。三是绿色环保新能源车的推广运用也需要在国家层面通过制定标准等推动。适宜末端派送的电动三轮车,绿色标准尚未制定,安全指标未达到机动车运营标准,无法办理证件和保险,“通行难、停靠难、装卸难”突出,导致客车载货、非法改装等违法行为频发,绿色环保新能源车的推广运用不尽如人意。
  四、地方垃圾处理和分类程度差异,决定了快递业固体废物无法回收利用。
一是由于各地垃圾处理存在很大问题,导致分类体系尚未健全,很多地方就是分了类,最终也没有分类处理,导致绝大多数不可降解的快递包装及填充物都变成了生活垃圾;二是地方政府目前尚未建立快递业固体废物回收体系,没有机构、专属场地、专业人员负责参与回收,仅靠快递企业负责回收,不专业、成本大、捡用仍废,包装仍没从源头上得到回收处理。
  二、对策及建议
   (一)尽快启动修订《国家快递业条例》(暂行)。推动快递业绿色健康发展,是践行新发展理念,保护生态环境、促进经济发展和顺应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的现实要求,呼吁国家相关部门尽快修订《国家快递业条例》,在条例中补充绿色包装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和量化细则,制定废弃物回收、新能源车使用、新科技应用、包装绿色认证等标准;增设强制性条款,强化源头治理,规范行业的绿色包装发展。地方政府应通过综合运用税收、补贴、奖励、惩罚等手段,激发快递企业和用户参与绿色环保行动的积极性,对包装、回收、能耗等形成政策调控;建立地方性法规,约束企业、用户的具体行为,明确供应商、电商平台、快递企业和消费者等各个层面的环保责任和义务,打造绿色环保循环体系。
   (二)国家要推动绿色包装材料的研发和使用。国家应推动绿色环保材料研发力度,鼓励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商家企业等研发生产可循环利用且快递企业、电商卖家和消费者易于接受的成本低廉,绿色环保包装;鼓励上游的包装供应商,采用绿色环保的包装材料和可降解的物料辅料,降低原材料和能源消耗,实现包装的减量化、可循环化、可降解化;提升标准,源头治理,对劣质生产企业和产品要严加管控,为快递绿色健康发展提供支撑。快递业现有的标准大部分针对的是包装生产环节,在包装的应用环节、回收环节等依然缺乏相应的标准进行规范,应实施快递包装产品绿色认证,构建统一的快递包装产品绿色标准、认证、标识体系。
  (三)国家要推动建立快递业绿色循环系统。要发挥中央政府的组织领导和统筹协调能力,建立健全政府主导的垃圾回收体系,明确邮政管理部门、生态环境部门作为承担快递包装污染防治回收处置工作的管理部门,制定快递包装废弃物回收指标,采取第三方企业回收、电商物流企业回收相结合等方式,形成完整的循环包装回收体系。注重快递全产业链各环节管控,加强供货厂家、电商平台,快递行业、回收机构等协同、构建绿色循环系统;引导快递企业在各个网点设立包装袋、泡沫填充物等回收箱,回收公司与快递企业签订协议,归类回收、集中收集、统一处理;鼓励快递企业、电商平台与商业机构、便利店、物业、院校合作,在快递末端实现集约配送、网订取物,开展快递末端联收联投等多样化、个性化综合服务。
  (四)国家应加强行业治理和监管。国家应把快递业纳入公共服务业,在用地规划、成本降低、设施建设、新能源车使用等方面给予支持,引导行业绿色健康发展;  应当出台有效办法,推广使用新能源车辆,在加强管理的前提下,给快递车辆进入最后一公里提供便利;建设并合理布局充电桩等绿色健康设备,加大快递业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加强对快递业绿色健康发展的激励和监督,加大绿色快递包装产品质量监督检查和情况通报力度,将快递绿色包装纳入绿色产品信用体系建设,探索建立黑名单制度,推动建立联合监督机制。
  (五)要提升全社会公民环保意识。快递业绿色健康发展需要政府强制引导、企业和消费者支持配合、全社会共同关注。行业从业人员需要不断提升环保意识,做到适度包装,重视快递包装的循环利用;消费者也需要树立快递包装低碳化理念,避免随意丢弃包装。应开展快递业绿色包装试点示范,建设快递绿色示范园区,加大对绿色快递宣传引导与教育培训力度,普及绿色包装和回收知识,增强公众的环保理念,要从娃娃抓起,开展绿色快递知识进幼儿园、进中小学校活动,通过孩子把绿色意识传递给家长,努力营造人人参与绿色快递的社会氛围。
(民建陕西省委员会理论与文化委员会委员    黄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