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会内要闻
全国人大代表赵超:呼吁推动中医药脑心同治建设
来源: 民建陕西省委网站 日期: 2019-3-11
  随着近代科学技术的发展,西方医学传入中国,对中医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出现了冲突和交融,一部分中医试图用改良的方法,沟通中西医学,提出了“中西医汇通”的学术思想。
 
  “从不同角度探索沟通中、西医学的途径,比较二者的不同、优劣,在近现代医学史上一直是一个重要课题。吸取西方医学的科学方法,作为发展中医学的途径之一,进行临床试验,这是很好的,也会对后人形成重要的启示。不过,具体看,中医药有区别于西医药的自身优势”。全国人大代表、步长制药总裁赵超在接受经济网、《经济》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赵超以高血压为例。他指出,治疗高血压首先是去降压,防止风险,但是西药里面治疗高血压的产品并不是治疗高血压,而是控制血压。因为高血压除了遗传因素外,还有一个主要因素是动脉硬化。
 
  “谁去治疗动脉硬化呢?目前来看,无论是使用降压药、降糖药也好,大部分治疗高血压的过程,其实是控制高血压的过程,而非治疗过程。‘病人’有两个层面,一个是人的病,一个是病的人,医学的终极目的应该是把病的人去治好。”赵超这样对记者强调。
 
  但如果我们把中药也用到这个过程中,和西药结合,治标治本就值得期待,因为中药可以解决动脉硬化的问题;动脉硬化的问题解决了,血压弹性的风险因素降低了,血压也就能真正得到控制了。“这在临床上是有案例的。”
 
  推进中医药产业化、现代化
 
  2018年11月4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考察珠海横琴新区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对中医药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强调要深入发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华,推进产学研一体化,推进中医药产业化、现代化,让中医药走向世界。
 
  2019年1月7日,全国卫生健康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指出要推动中医药振兴发展,深入开展中医药服务,强化中医药科技创新和人才培养。深入实施健康中国战略,不断增强群众健康获得感,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打下决定性健康基础。
 
  “既然有这样一个国家战略,定位很高,我们就应该给予中医药更充分的认可,给予更多的临床空间,去支持、维护好它,实施好中医药的现代化。”赵超说。他建议,围绕“中医药科技创新、制度创新、发展模式创新,传承发展中医药方法创新”,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建设国家级脑心同治研究院大平台。
 
  赵超建议在中医药脑心同治理论指导下,以防治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及并发症等慢性病创新和产业化为导向,利用浙江中医药大学脑心同治研究院、脑心同治研究中心等平台基础,国家综合建设脑心同治研究院大平台;制定中医药脑心同治高级人才队伍建设标准,搭建中医药学科创新研究、基础研究、临床研究、产业化研究集成的综合性实验室,探索传统中医药技术结合现代科学检查检验技术开展诊疗活动,吸引中医药专科专病治疗特色中医师人才,形成中医药脑心同治人才培养、教学、传承、创新、推广一体化发展。
 
  随着近代科学技术的发展,西方医学传入中国,对中医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出现了冲突和交融,一部分中医试图用改良的方法,沟通中西医学,提出了“中西医汇通”的学术思想。
 
  “从不同角度探索沟通中、西医学的途径,比较二者的不同、优劣,在近现代医学史上一直是一个重要课题。吸取西方医学的科学方法,作为发展中医学的途径之一,进行临床试验,这是很好的,也会对后人形成重要的启示。不过,具体看,中医药有区别于西医药的自身优势”。全国人大代表、步长制药总裁赵超在接受经济网、《经济》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赵超以高血压为例。他指出,治疗高血压首先是去降压,防止风险,但是西药里面治疗高血压的产品并不是治疗高血压,而是控制血压。因为高血压除了遗传因素外,还有一个主要因素是动脉硬化。
 
  “谁去治疗动脉硬化呢?目前来看,无论是使用降压药、降糖药也好,大部分治疗高血压的过程,其实是控制高血压的过程,而非治疗过程。‘病人’有两个层面,一个是人的病,一个是病的人,医学的终极目的应该是把病的人去治好。”赵超这样对记者强调。
 
  但如果我们把中药也用到这个过程中,和西药结合,治标治本就值得期待,因为中药可以解决动脉硬化的问题;动脉硬化的问题解决了,血压弹性的风险因素降低了,血压也就能真正得到控制了。“这在临床上是有案例的。”
 
  推进中医药产业化、现代化
 
  2018年11月4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考察珠海横琴新区粤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对中医药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强调要深入发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华,推进产学研一体化,推进中医药产业化、现代化,让中医药走向世界。
 
  2019年1月7日,全国卫生健康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指出要推动中医药振兴发展,深入开展中医药服务,强化中医药科技创新和人才培养。深入实施健康中国战略,不断增强群众健康获得感,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打下决定性健康基础。
 
  “既然有这样一个国家战略,定位很高,我们就应该给予中医药更充分的认可,给予更多的临床空间,去支持、维护好它,实施好中医药的现代化。”赵超说。他建议,围绕“中医药科技创新、制度创新、发展模式创新,传承发展中医药方法创新”,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建设国家级脑心同治研究院大平台。
 
  赵超建议在中医药脑心同治理论指导下,以防治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及并发症等慢性病创新和产业化为导向,利用浙江中医药大学脑心同治研究院、脑心同治研究中心等平台基础,国家综合建设脑心同治研究院大平台;制定中医药脑心同治高级人才队伍建设标准,搭建中医药学科创新研究、基础研究、临床研究、产业化研究集成的综合性实验室,探索传统中医药技术结合现代科学检查检验技术开展诊疗活动,吸引中医药专科专病治疗特色中医师人才,形成中医药脑心同治人才培养、教学、传承、创新、推广一体化发展。